您当前位置: 元江文艺 > 正文
从一个彝家山寨的变迁说起
[ 元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4-11-06   进入社区    来源: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弹指一挥间,三十年过去了。再回首,往事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那是1980年初春的往事,当时我还不满17岁,作为大队的新任农科员,我和大队长被分到离家仅三公里的一个彝族支系山苏人聚居的生产队——十二弯村催收超支欠款。

  这是一个只有45户213人的小山村,因居住在一个陡峭的半山腰上,来回往返都要沿着山坡上的一条“之”字路翻越十二道弯而得名。说来也许没有人相信,当时两村虽近在咫尺,但因为民族不同、语言不通,加之“大锅饭”的体制统得过死,人们平时相互来往甚少。由于长期处于自我封闭的状态中,十二弯村的山苏人没有商品经济意识,采用的是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换方式,成年男人多少还会说一点不太流畅的汉话,而妇女和小孩既听不懂更不会说汉话,绝大多数妇女甚至没有自己的姓氏名字,嫁夫随夫,夫死随子,直呼某某婆娘、某某娘,以至开展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时,普查员不得不为她们免费取名,当义务“老亲爹”。

  大队长在向队长、会计说明来意后,队长站在自家、也是村里唯一的一幢土平房房顶上用山苏话大声召唤群众来开会,会计则回家去拿帐本。过了一会,群众陆陆续续赶来了,会计用竹箩挑着一担捆成大小不等、长短不一的竹片气喘吁吁地也来到了,竹片上刻着道道深浅不一、长短各异的刀痕。我不解地问大队长这竹片挑来干什么用,大队长说这就是“帐本”。看我一脸的茫然,大队长小声向我解释:山苏人因为没有人识文认字,采用的是刻木记事的原始方法。

  之前曾听老人们讲,解放前的山苏人一直过着刀耕火种、居无定所的游动生活,“山苏不算人,蚂蚁不过河”是旧社会山苏人苦难生活的真实写照,他们居住的大多是杈杈柱子茅草房,煮饭炒菜在火塘中用三个石头垒成灶,睡觉在火塘旁边搭块木板就当床,日子虽然过得艰难,但家家户户的火塘一年四季日日夜夜永不熄灭,火塘火成了山苏人永恒的希望。

  解放后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山苏人才逐渐安定下来,但由于居住环境恶劣,生产方式落后,加上受十年“文革”极左路线的束缚,生活水平仍长期没有得到大的提高。其实,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生活过得异常艰辛的何止是山苏人,就是我们这些“山汉人”的日子也好不到那里去。也难怪,1980年虽然已初现“包产到户”的曙光,但因为深度贫困积重难返,那时群众的生活的确还是苦得难以形容,一年要缺半年粮,不到过年不见肉,几年难添一件新衣裳。

  虽然这次我和大队长到十二弯村催收超支欠款最终还是落了个两手空空、无功而返,但却让我第一次也是平生唯一的一次看到了“天书”。

  伴随着“包产到户”政策的全面贯彻落实,才使十二弯村山苏人的生产生活发生了较大变化。随着生产管理体制的变革,“帐本”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天书”也逐渐消失在历史长河的记忆里。

  自从元江成立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后,各级党委政府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充分发挥地方民族区域自治的独特优势,不断加大对山苏人的帮扶力度,帮扶方式由原来的输血模式逐渐向增强造血功能转变,使山苏人用三十年的时间走过了其他民族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发展历程,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以十二弯村为例,政府先后投入大量资金,实施了就地搬迁改造、修通了公路、架通了电网、家家户户接通了自来水;为了彻底摆脱“吃粮靠返销,穿衣靠救济”的困境,政府启动了坡改梯工程,因地制宜修建了小水窖,农科人员驻村入户实施品种改良,大幅提高了粮食产量;乡村干部和科技人员把大力发展烤烟生产作为突破口,手把手地教会群众科学种、科学管,不断提高科技含量,增加群众的经济收入;为了从根本上改变山苏人的贫困面貌,政府采取了特殊的教育扶持政策,激励适龄青少年在学校安心读书学习,实施了广播电视“村村通、户户看”工程,不断丰富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进一步转变科技文化知识的传播方式。通过多年的不懈努力,十二弯村的山苏人的粮仓逐渐满起来、钱包逐渐鼓起来、脸上的笑容逐渐多起来,用群众的话讲就是十二弯终于被“拉直”了。

  现如今,十二弯村的山苏人终于告别了世代居住的低矮的杈杈柱子茅草房,家家户户住上了新楼房;用上了洁净的自来水,挑水的扁担只能静静地站立在厨房的门后休息;照明、碾米、磨面全用电,煮饭炒菜用上了沼气,木碓、石磨失去了用武之地,烟熏火燎的松明不再是驱赶黑夜的杀手锏;不少青壮年下地干活也骑上了摩托车,人们风趣地称之为“摩托化机械部队”。随着教育科技文化的普及和对外交往的不断增多,十二弯村的山苏人转变了“山苏不出门,出门不过夜”、“饿死不经商”的陈旧观念,有的人学会了木工手艺、有的人学会了经商做生意、有的人外出打工闯世界,妇女小孩说汉话也不再羞涩,要是妇女们在集市上出售农产品,她们还会跟你讨价还价……所有这一切,如果是让时光倒回三十年前,那是做梦也没有人敢去想的事。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三十年在历史发展的长河里真是微乎其微,只是短短一瞬。但自治县成立以来的三十年在元江的发展史上却是高歌猛进的三十年、是发生翻天覆地的历史巨变的三十年、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三十年、是永远值得后人记忆的三十年。大山深处的彝家山寨十二弯村的巨大变化,不正是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成立三十周年硕果累累、取得辉煌成就的真实缩影和鲜明写照吗?透过大山深处的彝家山寨十二弯村的巨大变化,我真切地看到了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无比正确,看到了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光辉灿烂的美好前景,看到了伟大祖国欣欣向荣的美好明天。

  作者:周平

编辑:李艾丽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