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元江文艺 > 正文
家乡的小河
[ 元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4-11-06   进入社区    来源: ]

  我的家乡在南溪,家乡脚下有条小河因家乡名字得名叫南溪河,它源于南溪老林和大风丫口,在两岸浓密树林的映衬下,小河蜿蜒而下,从旦弓、南溪、平昌等地山下流过,经曼莱、绿林田至元江鱼种站汇入元江,河水清澈透明,四季流水不断,花众多,全长近45公里,是红河元江段最大的支流。小河是我童年和少年一年四季经常光顾的地方,我常和同伴们在河边戏水玩耍,游泳、摸鱼、捕蝉、割青草,其意融融,其乐陶陶。故乡的小河,浸透了我几多童心稚趣,饱蘸了在外地时的几多思想愁绪,永远让我有着美好而深刻的记忆。
    每到春天来临,小河两岸的柳林便吐出新绿,柳枝上长出小蕊,这个时候,我们便折下一段柳枝,用手轻轻的扭,柳枝上的皮和干便脱离了,形成一个小筒,稍加加工,便可吹奏出各种各样的音响。柳枝长出绿叶以后,便做不成了。这个时间,我和小伙伴们便翘望着那一棵棵的橄榄树、杨梅果树、野芭蕉,盼望着他们快快的结果。春天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希望,也给我们带来了快乐。当柳叶渐渐长大,小河两岸的草地里,便长满了绿草,在绿草丛中长满了供人们食用的各种山茅野菜。我们放学后,都背个背萝,到草地里采集野菜,不用多长时间,便可以把篮子采满。记忆最深的有除了人吃的还有可供猪、鸭、鹅食用的民国菜、共产草等等。大人们忙着种地,我们小孩子就到河滩上玩耍和草地里采集野菜。在春季,野菜是家乡的主菜,所以,基本上都是天天去采,从春天一直可以持续到夏天。每天放学,第一件要做的便是去采野菜,小伙伴们在草地里笑着、唱着、蹦着、跳着,真是开心极了。小河里的鱼主要是家乡人叫的竹筒鱼、石扁头鱼、沙骨碌鱼,另外还有螃蟹、虾子和一种叫做石蚌的蛙类动物。春天也是堵鱼的季节,堵鱼就是在小河里找个有鱼的潭子,然后用土、石头、草等把流入潭子的水堵起来,让河水改道,等到流入的水堵住了,用锄头挖开潭子把水排开,就会看到许多的鱼在潭子里活蹦乱跳,这时你就可以放心拿鱼了。当然堵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是人要多,不然堵不住那么多的水。二是动作要快,因为河水改道是暂时的,一会儿它把你用来堵水的土、石头、草等冲开又恢复原样了。

  夏天,整条小河绿树成林,荫翳蔽日,小鸟在林间飞来飞去,由于是雨水季节,小河的水涨了,小河便是我们游泳的地方。放学后,我们都跑到河边,急不可待的扒掉身上的衣服,接二连三的跳到水中,朴嗵朴嗵一阵猛游,潜水、仰泳、还有的小伙伴练习踩水,初学者都是打狗刨刨。那狗刨式的泳姿憨态可笑。只见水花不见人影,由于面积太小,人又特别多,不是你碰了我,就是我撞了你,笑声、骂声不绝于耳。在河里玩一段时间,跑上岸扑进沙滩,用沙把整个身体埋起来,细细的柔柔的沙子,被太阳晒得滚烫滚烫的,亲吻着你的每一寸肌肤,仰望着蓝天,白云,多少梦想和憧憬就在大脑里闪现,随着小河又静静的流走了。夏天因为河水大,大多数鱼就是在这个季节摆子,我们也不可能用堵鱼的方式了,这时我们就钓鱼,没有鱼钩,就把妈妈用来缝衣服的缝针偷出来,稍稍捂弯后就成鱼钩了,把鱼钩用尼龙绳系上中间栓个小石头再连根竹杆钓鱼杆就制成了,钓鱼时,用把蚯蚓串在鱼钩上做诱饵丢进河里,不大一会,就会有鱼儿上钩,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解决一家人一碗荤菜了,可惜可能是鱼钩太小的缘故吧,钓上来的小鱼居多,大鱼很少。

  秋天,田野里到处是一片丰收的景象,人们的脸上总是挂着丰收后喜悦的微笑,遍山的树木叶子一天天变黄了,一片片黄橙橙的,山风不时吹来田野庄稼的清香。小河旁的柳叶也由浅绿变成深绿色,小河里很少见到鱼,可能是躲到石洞里去了。我们就到小河旁的田野里捉蚂蚱,家乡人常调侃“蚂蚱虽小,但都是肉”,那时家乡还没有摆脱贫困,蚂蚱就可以给小孩打牙祭,给大人做下酒菜,到了秋季,橄榄果也熟了,我们就到河边的山上摘橄榄果吃,小河旁的山上橄榄树太多了,果子挂满了树,就是个儿小,才有小拇指般大。我们小伙伴们胆子大的就爬到高处去,胆子小的就在地面采集,一边采集,一边吃,吃橄榄开初只觉又苦又涩,而回味后却觉得清香、甘甜。采集回家后,还可以上锅蒸熟了吃,拌上白糖,更好吃一些,大人还可以放在瓶子里,用酒泡着,可以放很长时间。秋季小河旁的山上可以吃的东西很多,有黄泡、野芭蕉等等,最奇怪的是有一种像核桃花一样的可以吃的水果,味道很甜,吃了口感很好,但吃多了会让你头晕脑涨,好象喝醉了酒,所以我们叫它酒醉果,可惜直到现在我也搞不清这种果到底叫什么,酒醉果也是从哈尼语意译出来的。

  到了冬季,天气变冷了,我们家乡会下雪的年份很少(我长这么大才遇到过两次),所以小河不会结冰,但河水是让人感到很冷的,所以我们无法下水去玩。冬季小河旁的庄稼都收割完了,不用担心牛会去吃庄稼,剩下些稻草、玉米杆什么的,就成了牛最好吃的东西,把牛散放之后,我们拿一个小斧子,在河套的灌木丛里捡拾干柴,在河边烧起一堆火,边烤火边嬉笑打骂。小河浓雾笼罩,使人看不清5米远的地方,但能听到阵阵牛儿“哞哞”的叫声和铃铛‘叮当叮当”的声音,让人别有一番韵味。冬季在小河旁边的树林里可以套松鼠,松鼠好象没有冬眠的习惯,通常上午9点半左右出来活动1小时—2小时,下午1点多钟再出来活动1小时—2小时,其他时间呆在窝里不动。松鼠有一个习惯不在窝里吃食,而是坐在树枝上,面向朝阳,前肢抱着食物送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咀嚼品尝,时而竖耳侧听,时而转动双眼环顾四周,举止滑稽,我们晚上把做好的套放在松鼠经常走过的路上、树上,早晨早早的去检,有时候,几天也套不住一个,可能是松鼠太机灵的缘故吧,松鼠皮晾干用来做手套什么的,松鼠肉就吃了。

   年少的时光一天天流逝,我也一天天长大,后来我离开家乡到外地求学、工作,每次回家我发现家乡变化很大,小河也变化很大,元磨高速公路顺着小河经过,缩短了家乡与外界联系的距离;一座座高压输电铁塔,成了小河旁一道靓丽风景线;从小河引水的的一座座梯级电站日夜不停的发着电;小河河谷两旁的遮天蔽日的树林被一片片甘蔗林、稀疏果林所代替......

  再后来,小河两旁的树林不见了,小河慢慢变小了,河水里的鱼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村里的小孩也不去河里戏耍摸鱼放牛了......每次回老家,我经常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小河,点上一只烟,默默地看着小河,看到小河宽阔的水面变成了小水沟,变成了污水沟,我的心在哭泣。人类的生产活动破坏了美丽的大自然,这种破坏是无法挽救的灾难。我由衷高兴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我也企盼家乡发展的步伐越来越美好,可我也想留住儿时美好的记忆,我时常困惑生态保护与发展经济的关系,家乡的小河啊,我儿时亲水的回忆难道永远定格在了历史的长河里了?你还能恢复你往日的美丽的容貌吗?我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还能够重温我那些美好的梦吗?我充满着期待!

  作者:张鸿

编辑:李艾丽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