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元江文艺 > 正文
城市永远都只能是村庄的记忆
[ 元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4-11-06   进入社区    来源: ]

  日暮时分,远山渐渐隐退在云雾里,倦鸟鸣起哨音,疾疾把天空的弦线划入山林静谧的呼吸里,当脚踏过并不崎岖也不平坦的路时,厚厚的黄土地与滚滚绿浪迷惘了我的眼。当中巴急急驰过,在一片滚滚烟尘的浑浊的空气追随中。引起了我对村庄的记忆。

  很久没有回故乡了。那个炊烟袅袅的村庄,是可口的良药,须按时服用,方能平息城市嘈杂带来的烦躁心绪。也许在乡村里玩大的孩子,即使在城市里呆得再久,那份散漫的性情也难以祛除吧!高中两年,想念村庄,已成了一门必修的功课。我时常会性情激动,在默默无人时呐喊几声。

  然而,这种想念,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想念一个人,是可以有凭有据的,而且,还有现代通讯工具帮忙。可是,在城市里想念村庄,就如笼中之鸟向往山林一样,总找不到自由的依据,所有的想像都会湮灭在无情的现实里。我可以与故乡的亲人通电话,但是,村庄是一副淡色的素描。我的思念,又怎能乘着电信波抵达村庄的心脏呢?

  当再次启程的时候,风儿吹了进来,路旁的景物又快速移开了。我明白,它们是决不会轻易给我的目光让路的;我也不会天真的以为,物移置后,会出现我熟悉的庄稼,野草和烟囱里的袅袅炊烟。

  有时候,我觉得城市在不停的讨好我。它无时无刻不在造就这新鲜而陌生的事物,还时常变换色彩,让各种车辆象鱼一样游动,这似乎看起来又是那么的鲜活而感动。可是它的目的,竟是让我忘记村庄。然而,城市的愈演愈精,并未疏远我与村庄的关系,而是让我更知道了城市永远都只能是村庄的记忆。

  这几年,我在城市里生活,漫步,学习,偶尔看见天空的飞鸽打量着路旁的花草树木,寻找着村庄的迹象。我愈加坚信,深居长久的城市,决不会抹去村庄的记忆。当有一天我的目光无意识的远望时,我惊呆了。我坚信,我找到了村庄,确切的说是村庄的名字:西门村、东门村、小寨子、团田、大白田、小白田……,那虽不是我的家乡,但它们作为村庄,也意味着一群乡人的远徙。我突然明白,那不正是消失的村庄么?

  当带着求学梦奔向远方的我,从故乡到异乡,从村庄到城市,见过了闪烁霓虹,看过了灿烂烟火,心中却始终忘不了村庄的记忆。是啊!走出乡村的游子,无论在哪里,他的身边永远都带着故乡的泥土气息,他的脑海中也永远离不开那一片深刻的记忆。如此说来,城市只不过是一个谎言,它长在乡村的土地上,沿袭着村庄的名字,延续了乡村的生命。但却在一天天的变化中,制造了城市的谎言。

  当回到村庄,匆忙打开地图,才发现,我们的城市,我们引以为豪的玉溪市,是由一个个村庄拼连而成的。地图上,那些村庄的名字,灵动鲜活,栩栩如生,赫然在目,即使经历若干年,也不可能被树立的高大建筑物所掩藏。而我们所谓的美丽的城市,矗立在村庄的土地上,无时无刻不在祭奠着它掩盖的村庄,映照着村庄的记忆,乡村人追逐幸福的方向,我的未来,你的希望!

  作者:元江一中高二(2)班 尚 丹

编辑:李艾丽
分享到:
相关链接